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讲座信息 > “冯道的世界—中古晚期政治文化的边缘与核心”通讯稿

“冯道的世界—中古晚期政治文化的边缘与核心”通讯稿

发布日期:2012-03-28 | 作者:历史学系 | 来源:
       2012年3月26日,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陆扬老师来我系讲座。此次讲座主题为“冯道的世界—中古晚期政治文化的边缘与核心”,讲座由王承文老师主持。
       在讲座开始之前,陆扬老师介绍了他关注这一主题的缘由。陆扬老师认为,中国的政治文化在中古晚期发生了变化,即精英文化与地域文化相结合;以陆扬的仕途过程为切入点可窥探这一转型。然而以往的研究多倾向于对冯道进行道德上的判断,关注其政治仕途的却极少。所以,有必要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整场讲座,陆老师主要围绕四个方面展开:第一、五代时期是精英文化与地域文化相结合的关键时期,这样的背景下,唐朝政治文化的潜在因素全部爆发出来,并对宋代前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第二、政治文化中清流文化的内涵;陆扬老师认为,清流文化是一种具体政治文化力量与当时人们对政治和文化权威的想象相结合起来的一种文化。而“清流”这一概念其实在唐朝晚期便已经反复出现。而晚唐时期的清流文化又有其特殊的含义,这便是陆老师所讲的第三点:中晚唐时期,清流文化的基本特征;清流文化在唐朝中晚期垄断了整个唐朝的精英社会,并由此向各个区域渗透,当时人在观念上认为,为官者应当为世家大族等出身。虽然当时规定武人不能占据清要位置,但武人认可这一价值观念。然而,中晚唐,由于中央政府的权力体系逐渐的崩溃,藩镇势力崛起之后急需人才,从而导致一方面中央的官员从中央中脱离出来进入地方;另一方面,地方政权也积极从地方上吸纳人才,而对于人才的选择,则不局限于精英范围。冯道便是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产生的。进而陆扬老师便从中晚唐至五代时期的河北幽州文化,来讨论冯道政治道路的背景。陆扬老师认为幽州有一个延续性很好而且很丰富的文化,其自北朝直到五代时,这一文化脉络基本上没有割断。而幽州地方文化的一个方面便是文武之间并不对立,故而,河北士人进入在中央科举圈子后,实际导致文武之间相结合,而越是到唐朝末期,这种现象便越多出现,地方文化与中央所提倡的政治文化便逐渐出现了相结合的情况;另,从冯道的自传中,我们又可以看出,其出身并非世家,而属于传统的“耕读之家”,显然不符合“清流家族”出身,但同时,冯道又将自己纳入精英文化圈中,称其进入“国史家牒”,所以从这样一种对比中可看出,以冯道为代表的这样一类人,实际上是认同“精英文化”这一价值观念的,而冯道并非特例,只是这一类人的代表。以上两者反映出来的是,在这一时期,中央、地方以及游离于精英圈之外的士人三者相互交接,同时,五代至宋初,人们对于政治文化的认知也开始发生变化。
       陆扬老师的讲座厚重而精彩,他用一种新的视角来解读问题,也带给我们很多的启发。讲座后,我系的师生与陆扬老师进行互动,一问一答中,又将主题进行了深化。
       陆扬老师先后就读与北京东方语言学系、维也纳大学藏学与佛教学研究系、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1999年1月获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曾任教于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堪萨斯大学等,现为北京大学历史系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研究员。专业特长及近期研究方向为唐五代政治与文化史、中国中古佛教文化史、比较史学史。主要中文论著:包括《从新出墓志再论9世紀初剑南西川刘辟事件及其相关问题》(《唐研究》第十七卷);《从碑志资料看 9 世纪唐代政治中的宦官领袖-以梁守谦和刘弘规为例》(《文史》2010年第四辑);《中国佛教文学中祖师形象的演变—以道安、慧能和孙悟空为中心》(《文史》2009年第四辑);《从墓志的史料分析走向墓志的史学分析—以《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为中心》(《中华文史论丛》84.4);《解读〈鸠摩罗什传〉:兼谈中国中国早期的佛教文化与史学》(《中国学术》(China Scholarship)21);《从西川和浙西事件论元和政治格局的形成》(《唐研究》第八卷);《贵霜王朝与大乘佛教史新论平议》(《大陆杂志》 11/1995);“西方唐史研究概观,” 收入《北美中国学研究 — 概述、专题及资源》 (Chinese Studies in North America — Research, Teaching and Resources)(中华书局,2010)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