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群工作 > 专题党课:唯物主义的科学内涵和当代发展

专题党课:唯物主义的科学内涵和当代发展

发布日期:2017-12-25 | 作者:历史学系 | 来源:
           2017年12月14日下午,历史学系国际关系学院各学生党支部联合召开组织生活会,邀请了马克思主义学院李珍副教授为全体学生党员、发展对象、入党积极分子和入党申请人讲授专题党课,党课题目是“唯物主义的科学内涵与当代发展”。

李珍副教授结合自己的研究方向与同学们所学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内容,从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唯物主义与现代物理学、从唯物主义到物理主义以及唯物主义的最新挑战和发展契机四个方面展开,深入讲解了唯物主义的科学内涵与当代发展。
     李珍老师首先从何为唯物主义谈起,梳理了唯物主义的来源,并且就“为什么马克思使用唯物主义概括自己的哲学?”及“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究竟是怎样超越了旧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这两种既有的哲学框架?”这两大问题探讨了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新在哪里。在唯物主义与现代物理学这一部分,李珍老师结合电子、质子、中子等各种粒子的发现与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讨论了新物理学的发展对传统唯物主义造成的冲击与挑战。从唯物主义到物理主义这一部分,李珍老师界定了物理主义的概念,通过介绍还原式物理主义的代表“心脑同一论”与非还原式物理主义的代表“异态一元论”,帮助我们理解了物理主义由语言学论题转变成哲学本体论学说后的区别与联系。最后,在唯物主义的最新挑战和发展契机部分,李珍老师通过介绍“缸中之脑”等著名思想实验着重探讨了感受性质。这堂党课加深了各支部成员对马克思基本原理的认识与理解,增强了对理论学习的兴趣,令大家受益匪浅。


1:李珍副教授讲授党课

我系学生党员、发展对象、入党积极分子和入党申请人在党课结束后积极向党组织汇报思想感悟,我系党委摘选部分学习体会如下: 

2017年12月14日,马克思主义学院李珍副教授,向历史系党员和预备党员做了一场“唯物主义科学内涵与当代发展”的讲座,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学术讲座,内容较为学术性。从追溯两次“双重超越”讲起,阐述两个相对的概念,唯物主义和唯灵主义,这两个概念分享共同的问题域,即分享世界的本质问题。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不分享共同的问题域,唯心主义是来自德国的唯心主义,关心的是两个世界如何整合的问题,回答的是两个问题,是非此即彼的问题。最后追溯唯物主义的科学内涵以及当代发展,这场讲座从新的角度理解马克思主义,有助于理解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深入理解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践的过程,有助于理解党的方针政策,认真贯彻和落实社会主义实践。

——代史士生党支部预备党员  王海岑

现代化问题,实际上是与实践唯物主义对发展的哲学研究息息相关、相辅相成的。现代化是世界性的历史过程,也就是马克思、恩格斯所阐述的“历史”变为“世界历史”的过程。当代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对的问题,并不只是中国自身存在的、孤立的问题,更是全世界、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坚持实践唯物主义,就要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的时代目光和世界视野,在对发展的哲学研究中,思考现代化问题。要以“不忘未来、吸收未来、面向未来”的视野和胸怀,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哲学的对话中,批判地继承和吸纳“知识智慧和理性思辨”,做“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在现代的过程中,要让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人类提供正确精神指引”,并且系统总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经验,从而深入探索人类文明发展历程。要让时间唯物主义哲学理念成为推动人类文明新形态、新发展的哲学智慧与实践智慧。

——本科生党支部入党积极分子  潘雅歌 

相对于西方哲学发展史中以朴素辩证思维方式为根本特征的古代朴素唯物论和以形而上学思维方式为根本特征的近代唯物论,马克思新哲学的唯物论是以实践思维方式为根本特征的实践唯物论。实践唯物论不是强调实践作为实践活动对理论、认识的基础地位和决定作用的唯物论,也不是以实践为对象的唯物论。它是指相对旧哲学唯物论的、马克思新哲学的唯物论的属性和功能。实践唯物论对旧哲学唯物论的超越,从根本上说是思维方式的超越,从而使马克思新哲学对唯物论相关问题的提问方式、理解方式和解决方式都发生了根本变革,实现了对旧哲学唯物论的全面性超越。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唯物论和实践观是有相对区别的两大重要理论部分,二者的关系是互相依赖、互相渗透、互相作用的关系。但从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唯物主义的逻辑体系来看,唯物论是建立在实践观的基础之上的,实践观是唯物论的逻辑起点。离开对实践的基础作用的科学理解,就无法合理地说明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什么能克服旧唯物论缺点而建立彻底的科学形态的唯物论。

——中国古代史博士生党支部入党积极分子  周坤 

  2:同学们认真聆听党课 

关于自然的理解。在马克思看来自然并不是单纯的一个范畴,而首先是一个社会的范畴。经验的实证的自然,现实存在的感性的自然,是作为客体存在的自然,是打上社会烙印自然,社会化的自然,具有社会性的自然。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只论及到已经和正在被人们的实践活动所改造的自然,即“人化自然”。那么,这是否像通常人们所理解和认为的那样,排除了人的实践活动之外的自然存在?显然不是。因为作为人的感性世界的东西,人们能够经验和感知的东西,只能是已经成为人的实践和认识的客体或对象。在人的实践活动之外存在的自然,非人化的自然,虽然通过间接经验和逻辑证明可以确定其存在,却不是人们实践和认识的现实的对象或客体,而只是一种潜在的对象和客体。而且按照马克思的理解,在“人化自然”与非人化自然之间并不存在一条彼此隔绝的鸿沟。随着人们的实践活动的范围的扩展,非客体的自然会不断转化为客体的自然,非人化的自然会不断转化为人化的自然,这样,感性世界的领域和范围也就越来越扩大。

——世界史、文博硕士生党支部入党申请人  文彦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