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百圩行者经由处,十二书生问道时 ——记历史学系“史途行者——追寻中山先生港澳史迹”移动课堂活动

百圩行者经由处,十二书生问道时 ——记历史学系“史途行者——追寻中山先生港澳史迹”移动课堂活动

发布日期:2016-09-30 | 作者:历史学系 | 来源:
    2016年7月5日至12日,以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为契机,中山大学历史学系组织一批优秀学生赴香港、澳门开展游学活动,追寻孙中山先生港澳足迹,深入了解香港、澳门历史,旨在进一步提升我系学子的历史文化感悟能力、扩大国际视野、增强对现实社会问题的洞察力。

 

    7月5日上午,我系师生一行从广州抵达香港旺角。在安排好住处,稍事休息之后,我们前往此行的第一站——深水埗美荷楼,在这里,通过一栋静静伫立的普通楼宇,我们慢慢走进香港社会,透视一段平凡而伟大的历史。美荷楼位于九龙石硖尾邨,是香港仅存的“H”形七层徙置大厦,在改建前是公共房屋,曾为数千基层市民提供住所达半个世纪之久,标志着香港公共房屋政策的开端,这里蕴含许多本地社会历史,凝聚着一代港人的奋斗记忆,浓缩着逆境中吃苦耐劳、开拓进取的石子山精神。


昔日美荷楼中的房间布局

    在今日的美荷楼生活馆,我们不但了解到香港公共房屋的发展史,感受不同时代基层城市居民的家庭布局和房屋风格,体会到时代变迁中平凡生活的酸甜苦辣,还感受到了香港社会对历史文物、文化的珍视,以及塑造香港历史记忆和群体认同感的脉脉温情。如今,美荷楼透过“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将昔日的安置房改为青年旅舍及公屋博物馆,这使得原本弃置的公共房屋以全新的面貌去讲述历史、散发新的光芒。
    7月6日,清晨上班早高峰,我们怀揣激越渴望的心,随涌动的人潮走入香港律动最快的地带——中环。倾盆而至的大暴雨冲洗着一座座直冲云霄的高楼大厦,伫立远望中,哗哗的雨声将人带入了百年前遥远的时空,眼前的车水马龙恍惚有了历史的色彩。今天我们要踏寻孙中山先生的足迹,品味那段沧桑又激昂的历史。
    营员们就乘地铁来到中环和记栈鲜果店,这是史迹径的起点。可惜天公不作美,大雨倾盆,大家临时决定直接去史迹径15个点中的孙中山纪念馆和香港大学两个点。
    纪念馆位于昔日巨富何东弟弟何甘棠的府邸——甘棠第,这座富丽堂皇的建筑于2004年被修复改建成孙中山纪念馆,并于2006年开放给公众参观,以展现孙中山的生平和革命事迹,尤其以在香港的活动为主。馆内藏有许多珍贵展品,如孙中山于香港习医的解剖学考试答题卷(1888年),香港西医书院毕业典礼的晚宴菜单,1901年1月1日留日学生团体励志会在东京举行新年庆祝会首次公布的“中华民国万岁”印章。这些展品联系起来,构成孙中山的生活生命中平凡而又重要的片段。除了更加深入了解孙中山事迹的一些细节之外,同学们还关注到了纪念馆如何讲述孙中山与香港的历史。19世纪末期的香港在以其开明的政治、飞速发展的经济以及相对多元的文化与宽容的社会环境为中国革命运动提供了有利的发展空间。香港是孙中山先生接受中学和大学教育的地方,他的革命思想与此渊源甚深。纪念馆本身不只是在讲述孙中山的历史,也展现了与之相关的香港历史和特殊地位。



师生在纪念馆孙中山铜像前的合影

 

    参观完纪念馆,我们乘车前往香港大学。香港大学被认为是孙中山的母校,因为他曾就读的香港西医书院后来并入港大医学院。我们一行人很荣幸到访港大,在严丽君师姐的带领下,领略这所百年名校的校园建筑和文化氛围,遥忆中山先生在此的峥嵘岁月。

 

孙中山曾做过演讲的陆佑堂

告别港大,队伍继续向香港历史博物馆进发。博物馆的陈列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是介绍香港的自然环境,二是以出土文物等来展示香港地区早期人类活动,三是展示香港从小渔村发展为大都市的过程,四是香港历史上的四大族群的民俗文化。

 


博物馆中的香港民俗展示

 从远古时代到香港回归,从自然环境到文化民俗,同学们对香港历史有了深刻的体认,同时也感受到博物馆本身在讲述一个香港本土的历史时对自己的历史定位和身份认同。
    7月7日早上,我们与期待已久的程美宝教授会合,由程教授带我们步行参观中环上环的一系列史迹,以深入了解学习香港开埠以来的历史。从地铁金钟站出发,在皇后大道西结束,经过旗杆屋、圣约翰教堂、港督府、动植物公园、文武庙、东华医院等地,我们用脚步丈量土地,以实践体察现实,感受香港开埠初期的景象与现状。通过住宅区、教堂、庙宇等建筑看到各种人文空间关系,了解殖民地社会中的华洋关系,洞察种族与阶级之间的交流与冲突。


 






   
    下午,师生们来到香港海事博物馆,依次参观了中国航海历史与文化展厅、海上贸易展厅等。我们仿佛置身一艘船舶,从远古航行到现代,感受中国船舶航海技术以及香港开埠以来航运业的发展。整个博物馆建在维多利亚港的码头上,透过玻璃墙壁,看到一艘艘轮船航行在繁忙的港湾,可以想象维港初建之时的情形。



远眺维港
 

    观了海就该登山了,7月8日,我们先后走访了屯门青山寺和新界屏山文物径。并在岭南大学刘蜀永教授的讲座上,结合这几天的史迹寻访,重新审视香港与大陆在历史文化上的认同与隔阂。
    作为近代开埠的一个殖民地城市,香港以其社会现代化著称,而青山寺和屏山文物径则给我们展现了香港的一个传统面貌。青山寺的牌坊及对联,关于杯渡的传说,以及毗邻的青山寺、青云观、五伦堂和五常堂,都在讲述传统中国的故事。


通往青山寺山径上的牌坊

    通过屏山文物径的邓氏宗祠,以及愈乔二公祠、仁敦图书室、述卿书室、觐廷书室和邓老先生的收藏室,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到传统宗族关系以及当时当地的文教情形。



邓氏宗祠
 

    时至今日,从祠堂中进士及第的牌匾到邓氏后人家里一张张港大、港中大、台大录取通知书,依然展现着他们对于教育的重视及对传统优秀品德的传承。
    今日的重头是访问与我们中大关系十分密切的岭南大学。岭大刘蜀永教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并就岭南大学的历史、香港与辛亥革命的关系、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变化等话题,与我们进行了一次深入探讨。我们知晓了历史上岭南大学与中山大学的渊源和岭大在香港的复校历程。对于香港与内地的认同问题,刘教授首先肯定了革命及建设时期,香港作为媒介对于内地走向世界的促进与辅助作用。在“一国两制”的实践下,大陆与香港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时期,既有着许多发展机遇,也存在着许多挑战。深入理解这一切,我们都不能离开香港的发展历史与文化组成。这也正是我们此次考察活动的主要目的之一。



刘教授向中大历史系赠书
 



同学向刘教授请教港人身份认同的问题
 

    7月9日是同学们自由行动的一天,部分同学前往九龙寨城公园参观学习。在近代史的课上,老师曾提到这个香港历史上三不管的地方,它曾是清军大鹏协驻地,香港割让英国之后成为中国政府的一块飞地。直到1994年香港政府拆除建成公园之前一直是个建筑极端密集、鱼龙混杂、各种无照诊所地下食品加工厂聚集的地方。这个非常传奇的地方却是我们了解近代军事史、香港城市建设史、社会史的绝佳案例。非常幸运的是,我们一到公园就遇到一位对传统文化及香港历史了解甚深的老爷爷,他给我们讲述了公园建设之前和建设时非常丰富的细节以及九龙寨城的正名问题。从这位爷爷口中,我们不但了解到了在公园展示之外的信息,也知道原来复杂肮脏的九龙寨城也是一个邻里关系融洽自成整体的社区。不由得让人想起桑兵老师那句话,与历史本身的丰富性相比,一切理论和逻辑都显得苍白。历史的很多细节都在想象之外,需要亲身去了解,这也是本系提倡同学们多实践多考察的初衷。
    7月10日的行程稍赶,因为下午就要乘船赴澳门了。早上我们首先访问了香港中文大学,港中大历史系的马木池博士带领我们参观了建在山海之间的校园,快速移步之间,给我们呈现港中大建校的历史和发展情况,依山而建的美丽楼宇,介绍独特的书院制及其人性化的管理模式。在历史系的讲学厅里,马木池博士还给我们介绍了港中大历史系的情况以及招收研究生的要求。乘免费校巴上山,依蜿蜒山径和流水小桥下山,我们意犹未尽地告别了风景秀丽的港中大。



马博士给我们讲述他在港中大读书时的情形



此观景台名为“天人合一”,从这个角度望去,近处的水潭与远处的海融为一体。


    接着就赶往香港文化博物馆。此行的惊喜是遇上了莫奈画展,而且7月10日是展期的倒数第二天!此次展示的画作包括《塞纳河的冬天》、《睡莲》系列等,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这么多世界名画,很多同学都十分激动。画展的主题是“他乡情韵”,在画作之间还有多媒体设备展现莫奈的故乡、曾经生活和旅行过的地方风貌,还有电子设备讲解莫奈作为一位印象派画家的笔法的特点。由于行程紧急,我们只能在展厅短暂停留,这也是幸运之中的遗憾吧。但无论如何,能够看到如此精美的画展,也为香港之行画上了一个惊艳的句号。

   

        下午五点,带着对香港的眷恋和新的期待,我们从维港乘船前往澳门,并在当晚入住澳门理工学院的学生宿舍。
    7月11日上午,我们见到了澳门理工学院的林发钦教授和本系赵立彬教授。澳门理工学院院长李向玉教授听说“史途行者”游学队伍到了这里,特地赶来向同学们表达问候并提出期望,还向同学们分发巧克力。


 


    接着林教授给我们做了一次关于澳门历史及孙中山与澳门关系的学术性讲座。林教授首先讲述了澳门葡萄牙人定居、葡人自治、殖民管制、社会转型四个时期的历史状况和澳门地理上的变化,突出其作为孙中山早期求学革命活动的特殊地位。接着介绍孙中山在澳门的行医活动,以及当时主要的行医地点镜湖医院、中西药局等。从林教授口中,我们了解到澳门政府对这些遗址的认定和保护情况。此外,关于孙中山与澳门华人士绅尤其是卢氏家族的关系,林教授也有精彩详细的论述。



赵立彬教授向同学们介绍林发钦教授



林教授精彩讲座
 

    在这次讲座的指导下,我们陆续参观了国父纪念馆、卢家花园以及镜湖医院。
    国父纪念馆除了展示孙中山本人的生平之外,还介绍了孙中山原配卢慕贞、革命伴侣陈粹芬以及兄弟子孙的情况 。孙中山家人在晚年大都选择回澳门定居,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可考史料。
    从纪念馆出来,我们乘坐理工学院的校车来到了卢家花园。该花园的是港澳地区唯一具有苏州园林风韵的名园。园内景色如诗如画,颇具苏州狮子林的格局,给人一种“小中见大”的感觉。园中有一幢黄色的建筑,现在作为公共展览的地点,这就是春草堂。1912年5月,孙中山应园主邀请下榻於园中的春草堂接见澳门中葡知名人士和革命人士。
    接着我们来到了镜湖医院,由于纪念馆没有开放,遗憾不能进去参观。这是孙中山在澳门行医的重要地点,也是澳门最大的一家华人医院,其主楼前立有孙中山雕像。
    林教授给我们安排的这条路线,让我们在讲座的基础上更加真实地靠近在澳门时期的孙中山,更加理解对于孙中山来说澳门作为“门户、家园、友谊、济世、革命”的意义。
    7月12日就是港澳游学的最后一天,我们的行程主要是澳门的历史文化名地。第一站是去往大三巴景区,考察这座经历四百多年风雨的中西合璧的宗教建筑遗存,同时参观附近的澳门博物馆和大炮台遗址。第二站我们来到洋务运动时期革新派启蒙思想家和实业家郑观应的故居——郑家大屋,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传统文化在澳门这块殖民地上的传承与发展,同时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了澳门作为沟通东西方的一座桥梁和窗口在近代化早期中国的变革之中所起的作用。下午我们来到澳门的三大历史遗迹的妈阁庙。这座有着五百多年历史的妈阁庙是澳门华人妈祖信仰的最为集中的体现,而在历史上庙宇不止在精神信仰更是在人类族群的社会联结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发挥着维系宗族社会纽带的重要影响。我们充分感受到了澳门作为一个曾经的殖民地,不仅很好地保留了传统中华文化和艺术元素,与之多元并存的还有殖民地国家的西方文化因素,二者的交相融合与辉映为中华文化的宝库增添了一朵奇葩。
    澳门的最后一站是位于拱北的关闸拱门,据林教授介绍,关闸原位于关闸马路中段,于1574年由广东省香山县所建,为中式闸门城楼一座。1871年,葡萄牙所建的凯旋门式大闸门落成。1874年,葡萄牙侵占澳门加剧,中式关闸被强行拆除,门楣的“关闸门”石碑现今镶嵌于澳门民政总署大楼内。关闸拱门如今天所见镌刻着四个日期,分别为亚马留遇刺、白沙岭事件和拱门的动土和建成日。这个关闸拱门见证了澳门主权变迁的历史。从这里穿过就是珠海了,在拱门前合完影,我们一行人就踏上归途。



穿过关闸,告别澳门
 

    过去这丰富而深刻的八天,其行程大致可以分为追寻中山先生史迹、考察港澳历史文化、访问知名高等学府三部分。作为习史者,我们在实地体验历史情境,思考问题,努力做到陈寅恪先生“了解之同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认识到在埋首书斋的同时,也需要向田野问道。作为大学生青年,我们在港澳社会感受民情,增长见闻,开拓视野,体会不同的社会制度和文化差异。同时不忘此行初衷,追寻伟人足迹,学习伟人精神,并努力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践行,努力成为“德才兼备、领袖气质、家国情怀”的优秀青年。怀着这份自省和自励前行,大概也是当代青年对中山先生的最好纪念。八天的时间是短暂的,但对于同学们来说,此次港澳之行是成长中非常坚实且影响深远的一段行程。“问道远相访,无人觉路长”,我们将继续前行。


编辑:周慧春、曾文哲、张宇、许尧 等
图片:曾文哲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