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园地 > “红楼叙”:冯双老师讲述百年红楼的前世今生

“红楼叙”:冯双老师讲述百年红楼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18-06-01 | 作者:李袁 摄影:陈宇鸿 | 来源:
        “在惺亭下瞻仰英烈壮举,于故居前缅怀先生遗风”,红楼就像一个个细胞,是康乐园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为了更好地挖掘和传承校史,今年的历史文化节,我系举办了“红楼叙”子活动,5月29日晚,我们有幸邀请到校园发展与管理委员会主任冯双老师为我们带来了《红楼丽影 前世今生》主题讲座,让我们对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

(图一:冯老师讲述红楼历史)

冯老师先为我们简要介绍了岭大校史,从尹士嘉到晏文士再到钟荣光,前辈们在康乐故地上潜心耕耘,将茂林修竹的马岗顶打造成为群贤辈出的岭南文枢。孙中山先生与岭大也有着深厚情谊,他对学生们“立志做大事,不可立志做大官”的谆谆教诲,至今仍被人们传为美谈。
   康乐园的整体规划,秉承
“观物取象,寓意于形”的理念,采用美国“学院式”规划手法,注重功能分区。南北中轴线(东西中轴线因故未实现)贯穿整个校园,将教学区、生活区、运动区合理分隔开来。

红楼建筑“多元融合、古为今用”的风格是本次讲座的重点,冯老师分三个阶段为我们进行阐述。首先是殖民地外廊式向民族形式过渡(折衷主义)的时期。马丁堂作为我国第一栋硬红砖钢筋混凝土混合结构建筑,是这一时期的代表。其后黑石屋、高利士屋等既以此为基础,又富于变化。其次是大屋顶式民族形式时期,代表建筑有爪哇堂、史达理堂等。最后,是八角攒尖的惺亭和宫殿式的新女学(广寒宫)等程式化的民族形式建筑。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红楼虽然非“陋室”,但是她的主要价值也不在于建筑本身的华丽或朴素,而在于她所承载的、见证的那些人和事。接下来的“前世今生”篇里,冯老师便带我们回溯过往,了解每栋红楼背后的故事。例如卡彭特楼(旧女学)前的护士站,我虽然每天上课从此经过,却从未留意过这栋文保建筑。而怀士堂、马岗堂和神甫屋则见证了基督教不同教派在康乐园内包容共存的局面。香雅各校长面临侵略者毫不畏惧,书写了广州版“拉贝日记”,而曾收集昆虫标本50000余种的嘉理思教授,最终也魂归中华大地。

梅贻琦先生曾经说“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有大楼之谓也。”如果说大师是大学的精神寄托,那么大楼即是大学文化的物质载体。而今百余年过去了,红楼依然伫立于斯,惟大师们早已驾鹤西去,令人难免产生物是人非之感。此番听闻冯先生讲解,恍如重返当年,追往圣之旧迹,聆先哲之妙语,所获匪浅,三言两语难尽述焉。


(图二:同学们在讲座后积极与冯老师讨论红楼历史)